首页 >民生历史

银行业过去几年的放纵终于到了还债的时候

2018-08-16 16:27:17 | 来源: 民生历史

银行业过去几年的“放纵”,终于到了还债的时候

对于中国企业,著名经济学者张维迎曾讲过传统的企业家比较难,难就难在一个人他赚惯容易的钱了,让他赚难的钱比较困难。其实,这句话对当前的银行业也是适用的,加杠杆时期赚各种套利的容易钱惯了,一旦去杠杆时期干回本质工作的时候,就认为苦日子来了,不知所措了。

2017年,银监会共作出3452件行政处罚决定,其中处罚机构1877家,罚没金额29.32亿元,被称为是史上最严监管年, 2018年1月,银监会又连发3个办法一个通知(《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》、《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》、《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》以及《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》),脚步根本停不下来。银行业,已然进入属于自己的强监管时代。

近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人民专访时,提到了监管的阶段性目标,即:要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,金融结构适应性提高,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明显增强,硬性约束制度建设全面加强,系统性风险得到有效防控。控制杠杆率是放在第一位的。

2017年4月,人民、新华社、金融时报等官方媒体和一行三会相继发声,指向金融领域去杠杆,并预言以金融去杠杆带动实体经济去杠杆的相关举措还会陆续亮相。市场戏言,监管层进入比狠模式你狠,我比你还狠,你严厉,我比你还严厉。还是去杠杆。

再往前追溯。2016年5月,人民发表重磅文章《开局首季问大势权威人士谈当前中国经济》,权威人士强调树不能长到天上,高杠杆必然带来高风险,控制不好就会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,导致经济负增长,甚至让老百姓储蓄泡汤,那就要命了,指向的还是去杠杆。

再之前,便是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提出三去一降一补五大重点任务,去杠杆也位列其中。

为何要去杠杆,因为之前一直在加杠杆,且效果越来越差,后果很糟糕。

年,企业部门举债拉动经济反弹,据海通证券统计,2009年全国企业部门一年新增总融资不到2万亿,2012年变成10万亿,2011年,刺激作用下降,经济又开始下滑;

年,政府举债托底,2012年债务增速只有18%,2013年达到100%,部分地方开始出现债务问题;

年,开始去杠杆,以大资管和互联理财为代表的各类通道业务迎来繁荣时期,影子银行问题凸显,经济依旧没有好转;

年,居民部门开始举债,消费金融、现金贷迎来短暂的风口,一大批头部现金贷平台贷款发放量同比增长超过100倍,也带来了多头借贷、部分群体债务负担过重等很多问题。

对于加杠杆刺激经济的做法,权威人士曾谈到高杠杆是原罪,是金融高风险的源头,在高杠杆背景下,汇市、股市、债市、楼市、银行信贷风险等都会上升,处理不好,小事会变成大事多做标本兼治、重在治本的事情,避免用大水漫灌的扩张办法给经济打强心针,造成短期兴奋过后经济越来越糟。

至于如何去杠杆,权威人士解读道去杠杆,要在宏观上不放水漫灌,在微观上有序打破刚性兑付。

而无论是加杠杆还是去杠杆,金融机构都冲在前头。

加杠杆时,金融机构可以尽情放贷,市场交易活跃,享受着高增长的红利和躺着赚钱的快感。去杠杆时,自然要迎来所谓最痛苦的时代。

本来银行经营受到严格的资本金限制,杠杆率受到严格限制,加杠杆并不容易。不过,借助表外业务和同业业务,银行业很大程度上脱离了资本的约束,打开了加杠杆的天空。

加杠杆也要有资金投向,在宏观经济低迷的背景下

银行业过去几年的放纵终于到了还债的时候

,银行业发现了两个池子,一是资金空转,A银行发行同业存单买B银行的产品,B银行发行产品买A银行的存单,或者中间加个C银行或信托通道,反反复复便可空转下去,反正就是不用流向高风险的实体经济;二是房地产和地方政府平台,作为受调控部门,二者很难在银行表内获得授信支持,成为影子银行的最爱,银行机构通过表外业务层层的结构化设计和各类理财通道的加持,违规投向地产和平台,孕育出庞大的影子银行体系。

有了庞大的表外资产,也就有了丰厚的利润,且不占用资本,一时之间,商业银行的资管部门成为超越公司金融部的存在,人少利润多,薪资待遇好,人人艳羡、风头无两。

加杠杆的受益者,自然也会成为去杠杆的受害者。当国家调转方向,明确了股市、汇市、楼市的政策取向,即回归到各自的功能定位,尊重各自的发展规律,不能简单作为保增长的手段,也就注定银行业依靠影子银行加杠杆的经营模式难以为继了。

从当前的监管方向看,同业业务、理财业务、表外业务便是重中之重,竭力遏制层层嵌套现象,阻断资金脱实向虚的空转。2017年初,银监会密集发布了三三四十系列文件(三违反、三套利、四不当、十乱象),证监会、保监会和人民银行也相继出台相关金融去杠杆政策措施,一行三会合作下,资管新规、银信业务规范、委托贷款业务规范、私募投资基金业务规范、保险资金股权投资业务规范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规范等相继出台,从银信、委贷、银证、银保、银基和资管等多个方面全面限制,围堵之下,成效明显。据郭树清在人民专访中透露:

经过共同努力,(2017年)银行业资金脱实向虚势头得到初步遏制,金融内部的杠杆率持续降低,有100多家银行主动缩表。在全年新增贷款12.6%的情况下,银行业总资产只增长8.7%,增速同比下降7.1个百分点,相当于在向实体经济多投入的同时少扩张约16万亿元。同业资产负债自2010年以来首次收缩,同业理财比年初净减少3.4万亿元。银行理财因增速大幅下降而少增5万多亿元,银行通过特殊目的载体投资少增约10万亿元。表外业务总规模增速逐月回落,总体呈现收缩态势。交叉金融产品的野蛮生长趋于停止。

对于银行业而言,表外创新空间大大压缩,只能老老实实干回基本的表内业务,把资金投向实体经济,承担本应承担的信用风险,便是所谓最痛苦的时代到来了。

讲到这里,不知诸位心里是否会有疑惑:银行业之前的各种影子银行创新难道没有丝毫端倪吗,为何直至2017年才迎来真正的强监管落地呢?

猜你喜欢